露脸

あまえんぼ

  致聂亦的一封信:

  泰戈尔有句诗,他说,生命有如渡过一重大海,我们相遇在同一条窄船里。死时,我们同登彼岸,又向不同的世界各奔前程。

  但我想不是这样的,我很庆幸今生能和你同在一艘窄船,即使我先靠了岸,也会一直在岸边等你。

  你知道我爱着大海,仅次于爱你。

  我会在大海的最深、最深处,给你我最深、最深的爱。我爱你,聂亦。

  聂非非


评论

© 露脸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