露脸

あまえんぼ

匿名用户


当我没有学会爱一个人的时候,却爱上了一个人,当我已经学会去爱一个人的时候,却没有了可以爱的人,拼尽了今生的缘分,到头来不过思念一个荒废的名字。


守了五百年的白月光,今夕还是一样的清冷,当年为你画眉点朱砂的那个人,宁负天下王土,不负十里桃花,现在与你一道化作了东海的桑榆。


壁虎断尾,蝴蝶断翅,是毁灭还是殉道?


我不知道,但是我明白,哪怕记忆只停留在永恒的十秒,飞翔的本能也无法遗忘,也许只有在风雨中翩然起舞时壮烈的折翼,才能飞向永恒宁静的归巢。


庄周在梦中作了千年的蝴蝶,蝴蝶在梦中只作了十秒的庄周。对于两者,彼此都是永恒的极乐,这是真正佛教所言,见性平等,消除挂碍差别,远离颠倒梦想无有恐怖的大功德,也是南华真君的大境界,没有开始,没有终止,没有心事,亦没有相知,难忘永志,亦不必相知,如露珠亦如闪电,应做如是观。


大千世界,微妙无常,梦里冥冥有六趣,觉后空空无大千,你看见了千山暮雪,病舟独航的洒脱,我看到了墙里秋千墙外道,墙外行人,墙佳人笑,笑渐不闻声渐悄,多情却被无情恼的闲愁。无所谓相伴或遗弃,最后回头一笑泯去所有,不用忘记也不用去回忆。


也许这就是衰败的美,寂静无声却等待更新的大美,不言不语,不想不念,是严寒也是春风,在一切焚烧成灰后还要倔强生长的你我。

编辑于 2015-06-05


评论

© 露脸 | Powered by LOFTER